密云洋店新闻

密云洋店新闻>星座运势>36748·项羽要烹的刘太公,真的是刘邦的亲爹吗?

内容中心

时间 2020-01-11 12:41:05
  • 浏览(2133)
36748·项羽要烹的刘太公,真的是刘邦的亲爹吗?

36748·项羽要烹的刘太公,真的是刘邦的亲爹吗?

36748,(《楚汉传奇》中的刘邦和项羽)

文/侯虹斌

汉以孝治天下。所以,汉朝皇帝仅有两个字的谥号前面,孝惠、孝文、孝景、孝武……全部都是一片孝孝孝,只留了一个字去评价皇帝的功过。唯有开国皇帝刘邦例外,只称高祖。

这可以有不同的理解。一方面,开国皇帝的谥号跟其他守成的皇帝不一样是常例,多称为“祖”、“宗”;一方面,只有到了文帝的时候,才把《孝经》置于今文经学的核心地位,成了“汉以孝治天下”的理论依据,刘邦时没有;还有一点,比起汉朝后来的皇帝,刘邦真不像是纯孝之人,封个“孝”字太别扭了。——当然,最后这点是我的解读。

已有不少学者说刘邦是汉朝的第一私生子,证据就在《史记》和《汉书》里。刘媪有一次在湖边歇息时睡着了,做了个春梦;当时刮风下雨行雷,刘太公出去找老婆,走到湖边,却看到一条蛟龙伏在刘媪身上,与之交合。刘媪就此怀孕,后来生下了刘邦。刘邦生下来之后也是异相,“隆准而龙颜”,长着漂亮的胡子,左股有七十二颗痣。后面还有一个辅助的说法,就是刘邦斩蛇之后,一个哭泣的老妪说,刘邦是“赤帝子”。如果刘邦就是刘太公货真价实的儿子,首先高兴的是刘太公才对呀——那刘太公不就是赤帝本人了吗?

当然,不管刘邦是谁的儿子,反正肯定不可能是龙的儿子,也不可能是赤帝的儿子,以常理推之,“龙子”云云,只是政治宣传,和其生理属性两码事。通常,人们也不会把这二者混淆。不过,是否是“私生子”,我不认为是个关键性的信号。以一个政治家的本能来说,刘太公是不是刘邦的亲爹,都不影响刘邦的决策。今人再提,顶多就是个学术上的噱头。

(《神话》中的刘邦)

比如说,楚汉相持时,项羽没办法,就在两军阵前架设了一口烧沸的油锅,旁边的高台上放了一块案板,把刘邦的父亲太公架在油锅上,刘邦来到阵前,项羽对他说:“快点投降!否则我就把你爹给煮了!”刘邦慢悠悠地说:“咱俩曾经在楚怀王面前立誓,约为兄弟。既是兄弟,我爹也就是你爹,如果一定要把你爹给煮煮吃了,请赏脸分给我一杯羹喝。”有人分析了,就是因为刘太公不是刘邦的亲生父亲,所以刘邦才不在乎啊。其实不相干。莫非刘太公是他的亲爹他就会引颈受戳?那还是刘邦吗?试想,两年前,刘邦逃亡途中遇见了失散的亲生子女,把他俩放在车上时逃命时,还数次将儿女蹬下车去呢。多亏大将夏侯婴每次都跳下车把他俩救上来。项羽听说刘邦不顾太公的死活,一怒之下就要油炸太公,项伯赶紧劝说道:“夺取天下的人怎么会顾忌家庭呢?杀了他也没有什么好处,只会招致怨恨。”

还是项伯看到了问题的要害。

有个笑话说,有个人总是对他儿子说,老子一定比儿子厉害;终于他的儿子反驳了:蒸汽机是谁发明的?瓦特。那瓦特的父亲为什么没有发明出来?地心引力是谁发现的?牛顿。那牛顿的父亲为什么没有发现?——或许是基于同样的逻辑,刘邦称帝之后,非常明确,“提三尺取天下者朕也”,是我,不是你。刘太公对政事说不上什么话,居位在栎阳。天下的王也拜了,侯也封了,惟独他还没有上封号,十分尴尬。

刘邦到了栎阳之后,每五天会去看望一次刘太公。太公的家令对太公说:“天无二日,土无二王。皇帝虽是儿子,却是人主;太公虽是父亲,却是人臣。怎么能让人主拜人臣!像这样的话,人主就会没有威信。”后来刘邦来看父亲,太公正在扫地,便拿着扫帚迎门退着走。刘邦大吃一惊,赶紧下来扶太公。太公说:“皇帝是人主,怎么能以我乱天下法!”刘邦听了非常高兴,赐这个出主意的家令黄金五百斤。五月,尊太公为太上皇。这就是一个标志,说明君权已经制度性地凌驾于父权之上了。

(《楚汉传奇》中的刘邦)

未央宫建成之后,刘邦在未央宫前殿设宴,宴请家人群臣,酒酣耳热之后,刘邦醉醺醺地上前为太上皇祝寿,说:“当年您常常骂我无赖,骂我不能置办产业,比不上我二哥。那么现在请问:我置办的产业和我哥哥的谁的更多?”大殿之上,群臣大笑,只有太公一个人,尴尬地干笑着。

这就成了刘邦“不孝”的证据。我觉得这没什么。如果说前面的烹父于前不动声色还是无情无义的谋略,那这点醉酒之后的调笑却算不上什么大过。看官大概忘了前文所说刘邦定国后,定期去拜望父亲,并且时时以子礼行礼(这样才让家令看着别扭)了。《西京杂记》还讲了一个段子:“太上皇徙长安,居深宫,凄怆不乐。高祖窃因左右问其故。以平生所好,皆屠贩少年,酤酒卖饼,斗鸡蹴鞠,以此为欢。今皆无此,故以不乐。

高祖乃作新丰,移诸故人实之,太上皇乃悦。”这说的是刘邦还把旧时的村庄整个搬回来,还找来旧人,讨好父亲,取悦父亲,处心积虑,可谓体贴。

父子两代人,相处难免有磕着碰着,不足为奇。刘邦被小农意识的父亲压抑多年,偶一调侃,亦不算过分。那些认为说一句反讽的话就坏了父子大义的人,对封建秩序伦理未免过于严防死守了吧?相反,我受不了西汉后来那一群“百事孝为先”的皇帝们,全都把自己的老妈宠得不成样子了,没有原则,没有是非,一个个都外戚干政,为所欲为,直至祸国殃民,直至谋权篡位。

(本人新书《活在汉朝不容易》已上市,当当、京东、亚马逊及各大书店有售。)

(《鸿门宴》中的刘邦登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