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云洋店新闻

密云洋店新闻>时尚>393游戏中心·“破烂王“王富

内容中心

时间 2020-01-08 15:47:10
  • 浏览(577)
393游戏中心·“破烂王“王富

393游戏中心·“破烂王“王富

393游戏中心,写在前面的话 :

“ 看人家王富,没什么文化,瘸着个腿儿,还能成大款,你好胳膊好腿儿,怎么就不行啊? ” 这也是我今天给可能的落榜考生要说的话。

我首次在《今日头条》发我的原创《“破烂王“王富》。

我知道网上转载了很多,比如一家叫《期刋>社会科学Ⅱ辑》文献出处《中学生阅读(初中版)2008z2期》,好像是付钱才能阅读全文。

​包括《中学生阅读(初中版)2008z2期》等等。这都不是我同意转发的。

专访王金昌 :《社会底层有文学的“黄金”》( 2010-08-12 08:36 新华网北京8月12日专电) 长篇专访中有这段话 : 2008年,王金昌的散文《“破烂王”王富》在《十月》杂志第一期发表,王金昌在文中记述了自己与王富的一段“奇缘”。一介书生,一个农民,两个原本毫无瓜葛的人,在被誉为 “ 收藏者天堂 ” 的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相遇、相识,终而成为朋友。

……

《“破烂王”王富》发表后 “王金昌感慨,不止一个读者跟他说过诸如此类的话 : ‘ 我跟没考上大学的孩子或亲戚说,看人家王富,没什么文化,瘸着个腿儿,还能成大款,你好胳膊好腿儿,怎么就不行啊? ’ 这是他写《“破烂王”王富》时不曾想到的效果。"

《“破烂王”王富》全文 :

收藏者的最大欣慰,是对历史的补缺。现在逛潘家园收藏书籍资料、名人信扎的人,没有人不知道王富这个名字。

初识王富

我认识王富是在九十年代初的地摊,那时的地摊应该是潘家园市场南边,现在的妇女医院所在的地方。门朝西开,说门其实没有门,是个豁口。这时,也是王富刚入地摊不久。那时只有古玩器物摊,没有像现在这样的书摊。王富拉着个轱辘没皮胎只有两个铁圈的排子车,排子车上有书、邮票集、相册、纸张资料,有时也有几轴画。他总是站在进门的门口。后来才知道是他里边没摊位,因为摊位是要摊位费的。

一次我在一捆纸里翻出一张八开纸,用毛笔字写的“交待材料”,落款是“罗工柳”签字和按的红手印。当时我的兴趣主要在古玩杂项上。虽没涉足资料收藏,但对美院的东西还是感兴趣,对罗工柳这个油画大家还是知道的。

交待材料写于一九六八年七月十九日。内容大致是:一九五九年,革命博物馆布置绘画任务时,最初打印的目录,后来有一次大的变动。这次把原有“毛泽东和矿工”改为“刘少奇和安源矿工”,还有其它比(较)大的变动。这是由陈列部谢炳志和沈庆林在陈列部办公室通知我改的。然后让我布置任务。我经过美协把“刘少奇和安源矿工”这个大毒草题材布置给美院侯一民。但后来陈列部谢炳志和沈庆林又要我布置人画“毛主席在安源”。这个任务我布置给辛莽,并派辛莽到安源去过。在罗工柳落款和落的日期下边注有“罗工柳被揪出批判,此供参考。”落款是“中央美术学院工革委68、718”。

我拿起罗工柳的“交待材料”,问王富要多少钱?王富说,你看着给吧。我看的出是他心里没谱,大概也不知道罗工柳是何其人也,更不会知道毛主席去安源是怎么回事。我说100元怎样?王富瞪着眼睛傻傻地看着我半天才说,你再随便拿两件吧!

我看着王富,头发蓬乱,衣服也不合身,象是捡来穿上的,但人很实在。我在他排子车上又翻出一本影集是梅兰芳原照,从九岁的梅兰芳到演霸王别姬的梅兰芳, 足有一百多张。还有一信札,是位国民党元老级人物写给我党一位要人的信。我告诉王富,梅兰芳是京剧大师,你看还跟毛主席有合影呢,可开价500元,信札可开价1000元。也给他讲了罗工柳。王富感谢再三。

我认识了王富。从此我在潘家园,只要碰上他,都会先看一遍他的货,告诉他那些东西有价值。可惜我当时对资料性的东西还没象后来这么大的兴趣。我之所以要罗工柳手写的检查材料,不只因为罗工柳是油画大家,更主要是因为其中谈到毛主席和刘少奇去安源。我对革命文物有着浓厚的感情和兴趣。我也与王富交上了朋友。

要饭的王富

王富,从他父母给他起的名字看,是想让他富,期望他将来做个富贵之人,真是越是穷人家越期求富裕啊。王富出生在山东省泰安地区东平县农村,在三年暂时困难时的1962年出生。姊妹五人四个男孩他排行老三。他出生不久,患小儿麻痹,无钱医治,家里为给他治病把碾稻谷的碾子都卖掉了,留下左腿残疾,走路手扶膝盖,歪着个身子,一瘸一拐的。

王富其实不富,其貌也不扬。他不但有残疾,脸象从炭堆里钻出来的一样,黄里透黑,带着明显的先天营养缺乏症状。唯一提神的是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。到了1989年,王富艰难地活了二十七岁,与王富同龄人的孩子都上小学了,他自已还光棍一条,靠父母养着。

一天,兄弟们凑在一起给王富说,你出去吧!能要口饭吃你就活着……王富妈妈追出村口,偷偷塞给他五元钱。王富说,他哭了,他一步一回头,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养育他的家乡。

破衣烂衫的王富要饭来到泰安市。一天,王富看到一辆拉胡萝卜的卡车,饥饿难忍的王富趁司机到路边饭馆吃饭停车的工夫扒上了车,藏在盖有帆布的卡车拖斗里。萝卜填饱了肚子,心想拉到那算那吧。一觉醒来到了第二天的清晨,醒了之后,车停了,知道到终点了,这一下才知是首都北京,是北京南站。王富扒上的车原来是给北京送菜的车。

王富穿一个破棉袄,载只个破帽子,脚蹬大头棉鞋。当时北京把没正当职业在北京“漂”的都视为盲流,到处抓“盲流”,抓了送回原地,王富总担心被抓。心想抓回去可就没机会再坐不掏钱的车来北京了。

王富说,后来遇到一个残疾人 ,送了我一只碗,开始了我的要饭的生涯。在车站要饭和到垃圾桶里捡别人扔的饭盒乘饭。一次饿极了,顺着饭香味儿,来到了车站出口处边上的大通回民饺子馆,偷偷溜进饭馆,看着人家吃完,碗筷被拿走了,以后干脆不等人家吃完,没有撂筷,就问人要。后来就在大通回民饺子馆帮人收拾碗筷,吃点剩余饭菜,饭馆老板看我可邻,也老实勤快,也不轰我走了。晚上睡在侯车室,这一下就是一年多。

王富说,“ 饱了肚子,第一件事是竟想到天安门去看看,因为小时侯唱“我看北京天安门……”,也总想瞻仰下毛主席遗容,因为妈妈总念毛主席他老人家好。王富目标盯在了换件衣服去天安门,去瞻仰毛主席遗容,不能穿着破棉袄,让毛主席看到了生气,给毛主席他老人家丢脸。于是,想到找北京唯一的一家亲戚借5块钱,壮着胆子去了,但没有借到,水也没喝就被亲戚赶出来了。

捡破烂的王富王富说,我要饭、在垃圾桶里捡饭吃的时侯经常想,怎么能挣点零花钱啊?不能偷,不能抢。后来我看到在侯车的人把看过的报纸就扔了,我把它捡起来再卖给别人接着看。再后来,听说废纸有地方收,也能卖钱,我看到侯车人垫在屁股底下的纸,人走后,满广场到处是,在我看来这那是废纸,这遍地是人民币啊!我就捡啊捡啊,由于咱有残迹,腰弯来弯去很不舒服,后来我就一手拿个头上带钉子的棍子,一手掂编织带来捡,舒服多了,《大众电影》5分钱买,卖1毛,2毛的算卦的书卖1块。挣了二十块钱,买了个旧自行车,不会骑,腿瘸抬不上去,蹦上去。好了,有了交通工具,检后往附近的右安门废品收购站卖,卖给公家,不哄不骗,价钱公道。好不容易攒了一布袋全是一毛、五毛,最大不过一元的碎钱。

一个冬天的晚上下着鹅毛大雪,我检破烂回来,遇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,大冬天流浪街头,蹲在一家大杂院门口,冻的直打哆嗦。我也头天刚在这家大杂院租了间月租70元的平房。我可邻她,就带她到我房间暖和暖和。她吃饭后说想在我这里住一宿,说是“上访”的,我也就答应了……

我睡着了,醒后发现那女人走了,再看一布袋碎钱没了,被这个女人偷走了。我不恨她,听她说,家里有两个孩子,丈夫死了,她在为丈夫的事儿上访。

王富继续讲他的破烂生涯。一次捡到几本被丢弃的书,被别的旅客买走了,比废纸值钱多了。这引起我的琢磨,在我向右安门废品站卖我捡的烂纸时,我发现有成捆的陈旧书刊,我回购了回来。这个时侯我己知道了有旧货市场,在那里卖旧东西,比废品站卖的价钱高。

知道潘家园,还让我付出了今天看来仍是天大的代价。在废品站捡东西,捡到一幅画,犀角画轴。人家告诉我可到琉璃厂看看,没准儿卖个高价。我去了琉璃厂一家名气很大的店,一位老先生见我穿着破衣烂衫就把我轰了出来,在门口他看到露在卷着的报纸外的画轴,他让我打开画,看画后迟疑了一下,告诉我到潘家园卖。我到潘家园刚一放下,就被那个老头花20块买走了。后来才知道是末代皇帝溥仪以赠他弟弟溥杰为名,从故宫流散的宋代画,不久就听说,老头将画转卖了二百万,现在卖,千万都不至。

也好,我从此我也知道了潘家园。这件事极大地刺激了我,使我知道了有知识,学文化的重要。

满腹经纶的王富

那时的潘家园旧货地摊在一片有土堆的空地上。我清楚地记着,第一次我一下子卖了四十五块钱,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整钱。从此我告别了捡破烂,开始了串废品站回购旧书旧信扎资料,周末去潘家园卖的书商生崖。

从泡费品站,发展到跑大机关,蹲博物馆、档案馆,出版社。甚至一个地方一泡就一天。起初我不管什么一律每件五元。是王哥你告诉我那些值多少钱,为什么值钱,那些不值钱,那些是出于名人之手,我都一一记着,王哥你送给我的《名人大字典》,我至今珍藏。我还捡了本旧字典,不认的字就查。记着有一本梅兰芳原照影集,你告诉我可开价五百元,结果四百元卖掉了。我在废品站一堆烂纸中翻到一张清康熙圣旨到潘家园,两个买家各扯一半,相互加价,价加到九百块。

从这以后,只要见到一二件值钱的我就成堆买下,买下来回来再淘,在阳台上坐上小板橙将整麻袋、整箱的东西倒出来,一件件看,一件件辨别,这二次淘宝别提多美了。

王富说:一次从一堆资料中竞淘出周恩来亲笔写的“为建设人民文艺而努力敬文先生周恩来”真迹,后来查资料知道,是1949年5月钟敬文到北京筹备并参加全国文联第一次代表大会,被选为文联全国候补委员及文学工作者协会常委。是周总理此时给钟敬文的题词。还有一次淘出了在解放太原时,茅盾先生的女婿(女儿沈霞的爱人)萧逸牺性,茅盾先生用小楷书写在约30公分长、20公分宽的宣纸上,写给时任新华社记者张帆先生的信……。王富如数家珍。现在的王富对文化名人,他不但知道郭沫若、茅盾、老舍、丁玲、冰心、巴金,连周汝昌、李希凡,甚至连陈忠实、贾平凹他都知道。

更让我刮目相看的是他熟知钟敬文怎么与周恩来熟悉,童小鹏做过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,就连吕振羽在延安时期做过刘少奇秘书他都研究过。

我问王富有什么绝窍?这么大个北京城怎么去淘宝啊?王富笑笑,说了两句话,都离不开破烂,就是名人家的破烂,还有一句就是博物馆、档案馆、大机关和废品站管破烂的人。捡破烂也有咱商业模式。王富说,现在遍及全北京城大的废品站,各大博物馆、档案馆、图书馆,还有美院、社科院等凡是能出“东西”的地方,都有我布的网点。有的得到一个信息,不惜追踪到外地。一次,了解到原商务印书馆一批民国时期的东西流落到山东,我就跟去了,整整一卡车80箱东西全部买了下来,民国名人的手稿、书信往来很多。我布的网点的人大都与我沾亲带故,只要有好东西它就跑不掉。我也不亏待他们,从他们手里买,他们实在找不到东西,我也给他们钱,让他们生活过的去。

软文物保护神王富

进入九十年代,档案馆、博物馆、图书馆和各大机关,一是拆迁,资料档案搬家,遗弃大量资料;二是上电脑搞检索,又扔出大量管理人员认为没必要再存档的资料。一个年轻的图书管理员,扔出了五四时期创刊的《新青年》而保留当今的《青年文摘》。听说,一家国家级的出版社因搬家扔出两麻袋资料,就不乏有五六十年代伟人的题词和名人的书信,被人花七十万买走,转手买了几百万。

我跟收藏界的朋友讲,九十年的书摊相当于八十年代的古玩地摊。现在的书摊可收的东西,仍然相当于十年前的古玩地摊。

王富说,这十多年他卖的书籍、资料,可以用卡车拉几车呢。我觉得,王富是软文物(纸类)的保护神。从书籍、资料到名人信札,尤其是红色文物,仅我从王富手收藏的就有数百件之多。我想,要不是有王富,有王富布下的网点,不知多少有价值的软文物进了纸浆厂和焚火炉。

好人王富

我在南站捡破烂时还捡到个孩子。孩车用一小花棉被卷着,还有个纸条,清楚地写着孩子的出生日和时辰,生下来刚三天。字条上还写着:孩子是第三胎,付不起罚款,望有善良心的叔叔阿姨能养活她,给她口饭吃。还有奶瓶和一袋奶粉。这孩子有残疾,缺一耳朵,一只耳朵有听力,一只耳朵没耳眼。

我想,我不也是因残疾才到这个地步吗?我还有两只健全的手活了下来,我看着耷拉着脑袋,快要饿死的孩子,再不喂她肯定很快饿死,我抱起孩子哭了,可能是同命相恋吧。就这样,我用捡破烂卖的钱买奶粉喂了她半个月,又搭了个不花钱的车,把她送到我老家,给我妈留下我捡破烂攒的一百多块钱。

王富擦了擦眼泪,脸上顿时出现幸福的笑容。在我找到老婆后,就把我闺女从山东接到了北京,我们两口子像亲生的一样对待这孩子。王哥,你前几天到家里去见到的我的大闺女就是她,今年十五岁了,在北京上初中。我感叹,王富不只是个勤奋的人,吃苦耐劳的人,还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。我交这样的朋友交对了。

富裕的了王富

王富把母亲也从山东老家接到了北京。姊妹兄弟和他们的孩子们也大都跟着王富来了北京。他们都是王富布署在网点上的最可靠的线人。

王富母亲八十大寿,王富在人民大会堂对面的历史博物馆四楼宫廷御宴厅,设宴邀亲朋好友百号人,为母亲祝寿。

如今的王富成了名符其实的富人。在潘家园新落成的现代收藏品大厅二楼租了40平米的门市,专卖书札、资料。有车、有在立水桥北苑家园买的两室一厅的住房。老婆是安徽阜阳地区阜南县人,又贤惠,又聪明,又有文化,是王富的秘书助手加司机。

现在拨通王富的手机,你会听到《吉祥三宝》的音乐“爸爸像太阳照着妈妈,那妈妈呢?妈妈象绿叶托着红花,我呢?你象种子一样正在发芽,我们三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。" 这正是现在的王富幸福一家的写照。

原载《十月》2008年第01期

​选载于散文集《潘家园》

[王金昌] 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